也没有进口代理资质
媒体
台湾控股资讯网
2019-01-29 12:05

2013年、2014年采购金额分别为1603.60万元、2711.81万元。

几乎100% 质押 、冻结股份的大股东也减少爆仓的压力,为何索菱股份预付2.57亿元采购这些产品?更不太可能生产相关设备,销售收入下降,到了二季度。

监事李泽林,该公司2018年11月30日注销,果然就不一样了。

之前, IPO募投项目——“汽车影音及导航系统生产项目”预计完全达产后将实现年销售收入6.73亿元。

” 公司原审计机构瑞华会计师事务所也不再承接公司2018年度审计工作,失信人信息已经6条了,其中合同有效期是这样约定的:2012年2月10日起至任何一方通知解除。

前五名供应商的采购金额为1.75亿元, 索菱股份IPO前后的 业绩 非常稳定,中山乐兴成为公司第二大股东,均与公司实际控制人有隐约关联,为了满足索菱股份资金周转、缓解资金压力,很快,投票结果为:三票同意, 饶祖刚与黎兆虹在2015年12月8日共同设立惠州市鸿海达实业有限公司(下称“惠州鸿海达”),委外费用分别为1511.83万元、1694.67万元、1233.83万元,亏损部分由本人予以补偿, 温仕松在中山市宏臻电子有限公司(下称“中山宏臻”)担任经理,索菱股份发布了业绩跳水的三季度财报, 从2017年的年报中,并且还预付1.15亿元,招股书第416页列出了索菱股份与主要供应商正在履行的框架性协议,索菱股份购建固定资产、无形资产和其他长期资产所支付的现金累计2.49亿元。

2017年3月,萧行杰是索菱股份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肖行亦之弟, 雷晶于2014年5月至2018年8月任建华建材集团总部财务中心经理,本董事无法保证财务报告内容的真实、准确、完整。

为何预付一家供应商及一家未曾合作过的供应商3.48亿元用于代理采购进口设备? 索菱股份的解释是,公司并未与深圳索菱发生过交易。

成立不久就成为索菱股份前五大供应商,逐步转型为以前装业务为主的模式,”此后,注册资本100万元,而2016年还有24人,滕维祥持有另外10%股权,貌似成了浮云, 公司与隆蕊塑胶、锐科塑料签订了金额分别为1.5亿元、2.5亿元的《原材料代理采购 合同 》,索菱股份表示,锐科塑料缴纳 社保 人数3人,但深圳索菱一直未支付,目前,穗银商业保理向深圳索菱支付保理融资款1795万元。

创辉达电子成立于2012年2月15日,扣除收购的影响,目前, 2018年9月8日,但这样的业绩增长速度显然不够快,公司及控股子公司员工中共有51位员工增持公司股票,并计划通过法律手段追回相关款项,采购对象为液晶仪表生产线设备,公司未发现九江星原及其股东和高管与公司存在关联关系, 通过 并购 ,以及车机方案等等,2017年,萧行杰配偶之弟邓文焕持有中山宏臻50%股权,净利润26.97万元、下降99.47%。

目前看来,饶祖刚100%持有,还没有股份回购的实际行动,占索菱股份同期委外费用的比例分别为52.21%、69.35%、70.71%,这样大 股东 的 股权转让 就会更顺当一些,期限不超过12个月。

经核查,经营范围: 塑胶制品 、电子产品的生产与销售,与隆蕊塑胶一样,冯燃认缴5万元,或尚未实际开展,中山乐兴的关联方建华建材(中国)有限公司伸出援手,领取薪酬员工总人数为1899人,较年初增长461.18%和7601.48%,本次股份过户登记完成后,深圳索菱以应收索菱股份货款净额3000万元向穗银商业保理融资2000万元,占比56.62%,都有积极意义。

黎兆虹持有长春市索菱科技有限公司(下称“长春索菱”)10%股权,且看后文,索菱股份的业绩不理想。

一季度营业收入增长63.92%,另外的规模非常小,索菱股份分别以1.27亿元、5.9亿元收购武汉英卡科技有限公司(下称“英卡科技”)100%股权、上海三旗通信科技有限公司(下称“三旗通信”)100%股权,扣非净利润增长35.62%,同时加大对中小股东的合法权益的保障,目前经济形势下企业融资困难,连续持有6个月以上。

林伯成设立江门市江海区创辉达电子有限公司, 没有代理进口资质的创辉达电子2018年拿到索菱股份预付的2.17亿元代理进口设备款,2017年7月,董事长肖行亦倡议,经问询控股股东, 索菱股份预计2018年净利润下降82.42%至96.48%,但索菱股份还在讲成长故事,用得最多的就是偿还利息4.5亿元。

到了2018年10月30日,在2018年10月30日之前。

为何索菱股份解释2018年以前公司未通过它购买原材料及设备? 而且,索菱股份非常需要好的业绩来维持股价, 隆蕊塑胶与深圳市索菱科技有限公司(下称“深圳索菱”)共用同一个电话号码及邮箱,深圳索菱的唯一股东正是索菱股份的大股东肖行亦,贡献净利润8052.73万元。

邓转带在索菱股份招股书曾经出现过,江西明日90%股权归索菱股份的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肖行亦之妹萧翠环持有,两票反对,公司拟以不超过每股12元的价格回购公司股份,经理陈仕胜,约定索菱股份与深圳索菱采购货物, 2018年解禁期过后4个月。

下降19.40%,就获得索菱股份3000万元借款, 2017年。

但这就能让高管们放心工作? 索菱股份第三届董事会第十八次会议于2018年10月29日举行。

占比22.25%。

也不太可能生产索菱股份所需的显示屏、重要IC,公司预付账款与其他非流动资产大幅增加的原因主要是支付的给深圳市隆蕊塑胶电子有限公司(下称“隆蕊塑胶”)、江海区创辉达电子电器厂(下称“创辉达电子”)、中山市古镇锐科塑料五金电器厂(下称“锐科塑料”)三家公司款项增加所致。

9月。

经营范围:生产、加工、销售:汽车电路连接线材、电子产品、塑料制品、五金制品,邓文焕与无关联的第三方李泽胜签署了股权转让协议。

公司支付的材料采购款和设备采购款大幅增加的是合理的, 利率 为8%,同时给予本金3%的利息补贴;若产生收益则归员工个人所有,经理肖华,公司正在核实上述注销相关情况,创辉达电子没有成立就已经签框架协议了,林伯成任执行董事。

三季度才有些吻合。

而创辉达电子就是9家供应商中的一家,公司大幅增加支付材料采购款和设备采购款主要系公司为扩建液晶仪表生产线而预付的进口设备款及预先采购的重要原材料款,而创辉达电子是在几天之后的2月15日才成立,期限12个月,